人工智能人人通生态雲平台

河南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

咨詢熱線

400-6908-558

在線學習
153 人
雲校學校
220 所
雲校老師
158 人
雲校學生
454 人
雲校家長
51 人

立即報名

家長心聲

您的位置:币安币官网 > 學習天地 > 家長陪學

  • 加強人工智能對就業崗位影響的監測評估

    “優先穩就業保民生”“千方百計穩定和擴大就業”“着力穩企業保就業”……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就業”一詞出現了39次。“保就業”,也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關鍵詞。 在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廳長戴元湖看來,全球疫情蔓延、經貿摩擦升級等多種因素疊加,給就業穩崗造成挑戰,但國家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的出台,有力保障了受疫情沖擊下的就業形勢總體穩定。 今年兩會,戴元湖還重點關注了近兩年備受輿論熱議的“人工智能搶飯碗”問題。他認為,人工智能應用的落地,将倒逼就業結構深度調整,必須高度重視、提前應對,避免人工智能在短期内可能導緻的失業風險。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廳長戴元湖。受訪者供圖。 多措并舉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就業穩崗壓力 南都:日前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六穩”“六保”,保居民就業均被列于首位。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多次對“保就業”進行強調部署。您對今年的就業形勢有何判斷? 戴元湖:就業是派生需求,與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秩序帶來嚴重影響,企業複工複産延遲。疫情全球蔓延又進一步制約我國出口企業承接新的外貿訂單,企業産能無法充分釋放。一些中小微企業和服務業企業面臨資金周轉、成本支出等困難,企業穩崗壓力加大。 南都:疫情給外出務工人員、應屆大學生等人群帶來比較直接的影響。從江蘇省的經驗看,在解決這些重點人群、重點行業的就業問題時,應注意什麼? 戴元湖:江蘇是一個經濟大省、教育大省、就業大省,全省農民工超過2200萬人,今年應屆高校畢業生達到曆史新高的58.4萬人。受疫情影響,企業招工需求有所減少,就業壓力較大。 對此,我們在全國率先啟動了網上求職招聘活動,建立農民工複工返崗“點對點、一站式”服務保障工作機制,有效助力了農民工複工返崗和大學生求職應聘。目前,全省農民工返崗複工基本恢複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現在正是高校畢業生就業“窗口期”,目前我們正在提請省政府印發《江蘇省促進2020年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十一條措施》,通過鼓勵企業吸納就業、拓寬基層就業渠道、及時提供就業服務等,全力促進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 此外,針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和文化旅遊等四大行業,我們在全國率先出台了應急返還舉措,有效降低了企業負擔,穩定了生産經營和員工隊伍。下一步,我們将全面強化就業優先政策,全力落實降費減負舉措,織密織牢高校畢業生、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經緯線”,千方百計穩定和擴大就業。 南都:有學者認為,疫情也暴露了我國當前就業中的一些問題,例如靈活就業比例高、大量非正規就業者缺乏保障。您對此怎麼看?這次疫情中采取的一些措施,是否有必要長期留存? 戴元湖:靈活就業人員由于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工作收入等不固定,往往就業穩定性較差,更容易受到疫情的沖擊和影響。同時,由于靈活就業人員無法參加失業保險,一旦失業後不能享受失業保險金或失業補助金待遇,可能面臨生活困難的窘境。 但從發展趨勢上看,靈活就業是吸納就業的重要渠道之一,有利于擴大就業容量、提升就業彈性。去年國務院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中》明确要求研究完善支持靈活就業的政策措施。 今年為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國家和江蘇省圍繞“保居民就業”這一首要任務,出台了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如減免企業社保費、給予穩崗應急返還等,有力保障了受疫情沖擊下的就業形勢總體穩定。下一步,我們要根據經濟運行和就業形勢的發展變化,适時适度調整政策,着重在提升靈活就業人員的就業質量上下功夫,加大對困難人員的靈活就業社會保險補貼政策落實力度,真正發揮好政策的引領作用,切實幫助企業渡難關、穩崗位,支持勞動者快就業、好就業。 人工智能将倒逼就業結構深度調整 須提前分析應對 南都:您今年還重點關注了人工智能替代就業的問題。為什麼會關注到這個問題? 戴元湖:近年來,人工智能快速發展,在經濟社會各領域逐步得到廣泛應用,推動人類社會進入智能化時代。新冠肺炎疫情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沖擊,也給人工智能相關行業帶來了巨大需求。正如2003年非典疫情催熟了電商平台,此次疫情複工複産中的勞動力供給困境,也在倒逼企業重視“無人工廠”場景,為人工智能的推廣應用按下“加速鍵”。 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将重新規劃機器與人類的分工,倒逼就業結構深度調整。從中長期看,人工智能的發展有利于推動就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但短期内,人工智能将倒逼就業從低價值勞動密集型生産崗位向價值更高的崗位轉移,從重複性勞動向創造性勞動轉移。特别是在當前全球疫情蔓延、經貿摩擦升級、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挑戰疊加的情況下,就業的結構性矛盾可能在短期内會有所加劇,必須高度重視,認真分析,提前應對。 南都:根據您的調研,哪些崗位、職業最容易被人工智能替代? 戴元湖:人工智能容易取代的職業主要是一些低技能、低層次、重複性強、程式化程度高的職業。例如,人工智能将極大提升工業制造、倉儲運輸、批發零售等勞動密集型企業的自動化率,從而産生就業替代。而随着自助銀行、無人超市、ETC等新場景的産生,收銀員、收費員等職業将面臨被替代的風險。 根據我們近期對1047戶制造業企業、68萬職工的調查,容易被取代的約有三分之二屬于一線操作崗位。此外有研究表明,高中及以下學曆的勞動者自動化替代率超過50%,而本科及以上勞動者自動化替代率僅為22%,勞動者需要不斷提升數字操控、信息處理等能力,以适應就業崗位的變化。 南都:結合江蘇省的實踐來看,該如何應對人工智能帶來的就業挑戰? 戴元湖:人工智能與就業崗位不是簡單的此消彼長關系,人工智能的正面效用遠超其負面影響。我們調查發現,人工智能也催生了一批新的就業崗位,例如,使用機器人技術裝備後,增加技能技術崗位的企業達到25.83%,增加工程師或技術研發崗位的企業達到29.4%。 我們要統籌發展人工智能與促進就業增長,一是加強系統謀劃。加強人工智能對就業崗位影響的監測評估,加快完善相應的法律、知識産權、人才培養以及營商環境等相關政策,加強勞動就業、用工規範、社會保障等方面頂層設計。 二是加強技能培訓。建立多層次、多元化的人工智能職業培訓體系,将機器人、人工智能等新職業列入職業培訓内容,通過培訓補貼、技能競賽、薪酬激勵等手段,鼓勵新成長勞動力、傳統産業中被替代的勞動者等參加人工智能等前瞻性工種培訓,加快培養大批适應人工智能要求的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 三是加強風險防範。健全就業工作應急機制,多渠道開發就業崗位,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積極培育健康養老、文化旅遊等新業态,及時吸納人工智能替代“溢出”人員就業,避免人工智能在短期内可能導緻的失業風險。

  • 現如今學編程還來得及嗎?

    現如今學編程還來得及嗎? 在我們進入真正成為一名開發者的步驟之前,必須要先了解一下為什麼你要沿着這條路走下去。每一個需要你付出生命中重要時間的決定都應該是合理的。畢竟,時間是我們擁有的最重要的資源。那麼,在2020年學編程來得及嗎?還要不要學編程呢?小千帶大家分析一下。 1、 技術類人才依舊緊俏 2、 IT産業的人才缺口将繼續擴大 3、 結構性人才過剩和缺失都将存在 4、 大數據、新媒體等領域将出現高薪人才 二、從個人角度來看 技術崗位是需要一定的技術含量的,雖然現在開發就像當初的民工一樣,每天搬磚。但是其實我認為瓦匠這個稱謂才更适合現在的初級開發人員,還是需要一些門檻的。最基本的問題就是語言和邏輯問題。 興趣決定了你在這個行業能不能有太大的發展和前途,當然,如果沒有興趣也可以把它當做一個糊口的工具,而且興趣這種東西其實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就像當我們做出的一個小的Demo的時候總會有一定成就感的。 3、你能不能堅持學下去 堅持下去,未來的你一定會感謝當初那個未曾放棄過的自己!

  • 隻要你敢想,他就能出現

    機器人、智能汽車、8K電視……CITE2020來了! 8K智慧屏、5G芯片、智能機器人、新能源汽車、定制服務器……8月14-16日,以“創新共享 開放合作”為主題的第八屆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CITE2020)成功召開。 5G時代,智能家庭讓生活更美好記者在現場看到,除華為、創維、TCL、康佳等知名企業外,深圳市新一代信息通信産業集群展也成為會場的亮點。 華為帶來了豐富多樣的智能生活的産品。從運動健康、便攜辦公、影音娛樂等多個場景入手,展現每個産品給人們生活帶來的改變,為美好生活加速。在現場可以看到華為手機、電腦、影音産品、手表等多款産品。 從2020年開始,5G商用已經非常普及。上半年,在“遠程辦公”、“在線教育”、“數字娛樂”等“線上經濟”迎來爆發式拐點的當下,新的服務器端需求應運而生。 “對甯暢這意味着,我們已步入快速産品交付與疊代階段。對用戶,甯暢不僅能按需大批量快速交付定制化服務器産品,還可根據用戶未來發展需求,超前為IT企規劃産品路線,以滿足用戶算力以及業務的需求。甯暢副總裁魏冰清說,“具體一點說,像深圳這樣擁有衆多IT企業的城市,甯暢一家公司就可以滿足深圳當前以及未來三年服務器産品的更新與換代需求。” 在深圳市新一代信息通信産業集群組團參展的現場,智能網聯汽車項目頗受人關注,這一産品來自深圳先進院李慧雲研究員團隊。團隊研發的動力在環測試系統,可以滿足智能駕駛車輛的測試需求,實現L3及以上整車智能駕駛功能測試。在5G車聯網測評環境下,智能駕駛系統表現優異。此外,團隊正在研發5G下的無人機與無人車協同系統,可用于災情檢測、預警和安保等場景。 在4号館有機器人專區,重點展示商用機器人、特種機器人、教育機器人、人工智能、工業機器人等。參與企業包括普渡科技、科迪教育、華馨京科技。

  • 誰能訓練人工智能

    誰能訓練人工智能 百度(山西)人工智能基礎數據産業基地的AI數據标注師們正在工作。 佘 穎攝 帶着這些問題,經濟日報記者近日走訪了百度(山西)人工智能基礎數據産業基地。這裡是目前國内從業人員與産值規模第一的單體數據标注基地,入駐企業35家,AI數據标注師從業人員超過2300人。 李宇龍學曆不高,原本與人工智能沒什麼關系。2018年,山西麟諾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李宇龍經朋友介紹來到這家公司。 作為這項新職業的老員工,李宇龍已轉型培訓師,除了日常工作,還承擔起公司新員工的培訓教學,“有的同事會轉型做項目或者内容審核員,還是有上升空間的”。 看似簡單的工作,背後是龐大數據基礎做支持。算法、算力與數據是人工智能發展的三大要素,其中數據是人工智能發展的燃料。每天,人類社會産生的海量數據必須經過清洗與标注,換成人工智能熟悉的語言才有價值。因此,人工智能訓練師主要任務就是數據采集和标注,特别是數據标注。如果說人工智能是個孩子,數據标注師就是帶領這個孩子認識世界的啟蒙老師。有了足夠多、足夠好的數據,AI才能學會像人一樣去感知、思考和決策,更好地為人類服務。 郭梅是新職業的受益者。34歲的她原本在山西一家煤礦做監控員,為照顧到太原上學的孩子,她到學校附近的數據标注基地求職。經過公司崗前培訓與團隊幫助,她從起初每天标注兩三百張圖,提升到每天能完成1300多張。 “還有一些語音識别項目,比如我們接了一些方言語音數據标注項目,這就需要招聘當地人來完成了。”李應維說。 艾瑞咨詢發布的《中國人工智能基礎數據服務行業白皮書》預測,随着全球人工智能産業、物聯網、5G的爆發式增長,到2025年,全球每年産生的數據量将從2016年的16.1ZB猛增至2025年的163ZB,其中80%至90%是非結構化數據,需要經過清洗與标注才能被喚醒價值。在我國,每年需要标注的語音數據超過200萬小時,圖片則有數億張。因此,人工智能數據标注師的崗位需求将持續增長。尉赤透露,今年基地新招了500多人,未來5年計劃培養5萬名AI數據訓練師,并引入更多AI合作夥伴。李應維也預計,到明年自家企業用工将翻一番,從160多人擴展到300人左右。未來,數據标注将成為創造大量就業需求的新興職業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