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人人通生态雲平台

河南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

咨詢熱線

400-6908-558

在線學習
153 人
雲校學校
220 所
雲校老師
158 人
雲校學生
451 人
雲校家長
51 人

立即報名

家長心聲

您的位置:币安币官网 > 學習天地 > 家長陪學

  • 整體推進與融合創新:展望2020人工智能與教育

    整體推進與融合創新:展望2020人工智能與教育 深度挖掘“小場景”,新興技術向教育領域加速滲透 籌劃實施“新戰略”,整體推進智能教育發展 持續保持“大投入”,智能教育成為産業互聯網的突破口 應用注重“見成效”,人工智能成為解決教育難題的抓手 快速發展“控風險”,人機協同面臨倫理風險挑戰

  • 加強人工智能對就業崗位影響的監測評估

    “優先穩就業保民生”“千方百計穩定和擴大就業”“着力穩企業保就業”……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就業”一詞出現了39次。“保就業”,也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關鍵詞。 在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廳長戴元湖看來,全球疫情蔓延、經貿摩擦升級等多種因素疊加,給就業穩崗造成挑戰,但國家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的出台,有力保障了受疫情沖擊下的就業形勢總體穩定。 今年兩會,戴元湖還重點關注了近兩年備受輿論熱議的“人工智能搶飯碗”問題。他認為,人工智能應用的落地,将倒逼就業結構深度調整,必須高度重視、提前應對,避免人工智能在短期内可能導緻的失業風險。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廳長戴元湖。受訪者供圖。 多措并舉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就業穩崗壓力 南都:日前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六穩”“六保”,保居民就業均被列于首位。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多次對“保就業”進行強調部署。您對今年的就業形勢有何判斷? 戴元湖:就業是派生需求,與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秩序帶來嚴重影響,企業複工複産延遲。疫情全球蔓延又進一步制約我國出口企業承接新的外貿訂單,企業産能無法充分釋放。一些中小微企業和服務業企業面臨資金周轉、成本支出等困難,企業穩崗壓力加大。 南都:疫情給外出務工人員、應屆大學生等人群帶來比較直接的影響。從江蘇省的經驗看,在解決這些重點人群、重點行業的就業問題時,應注意什麼? 戴元湖:江蘇是一個經濟大省、教育大省、就業大省,全省農民工超過2200萬人,今年應屆高校畢業生達到曆史新高的58.4萬人。受疫情影響,企業招工需求有所減少,就業壓力較大。 對此,我們在全國率先啟動了網上求職招聘活動,建立農民工複工返崗“點對點、一站式”服務保障工作機制,有效助力了農民工複工返崗和大學生求職應聘。目前,全省農民工返崗複工基本恢複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現在正是高校畢業生就業“窗口期”,目前我們正在提請省政府印發《江蘇省促進2020年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十一條措施》,通過鼓勵企業吸納就業、拓寬基層就業渠道、及時提供就業服務等,全力促進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 此外,針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和文化旅遊等四大行業,我們在全國率先出台了應急返還舉措,有效降低了企業負擔,穩定了生産經營和員工隊伍。下一步,我們将全面強化就業優先政策,全力落實降費減負舉措,織密織牢高校畢業生、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經緯線”,千方百計穩定和擴大就業。 南都:有學者認為,疫情也暴露了我國當前就業中的一些問題,例如靈活就業比例高、大量非正規就業者缺乏保障。您對此怎麼看?這次疫情中采取的一些措施,是否有必要長期留存? 戴元湖:靈活就業人員由于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工作收入等不固定,往往就業穩定性較差,更容易受到疫情的沖擊和影響。同時,由于靈活就業人員無法參加失業保險,一旦失業後不能享受失業保險金或失業補助金待遇,可能面臨生活困難的窘境。 但從發展趨勢上看,靈活就業是吸納就業的重要渠道之一,有利于擴大就業容量、提升就業彈性。去年國務院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中》明确要求研究完善支持靈活就業的政策措施。 今年為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國家和江蘇省圍繞“保居民就業”這一首要任務,出台了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如減免企業社保費、給予穩崗應急返還等,有力保障了受疫情沖擊下的就業形勢總體穩定。下一步,我們要根據經濟運行和就業形勢的發展變化,适時适度調整政策,着重在提升靈活就業人員的就業質量上下功夫,加大對困難人員的靈活就業社會保險補貼政策落實力度,真正發揮好政策的引領作用,切實幫助企業渡難關、穩崗位,支持勞動者快就業、好就業。 人工智能将倒逼就業結構深度調整 須提前分析應對 南都:您今年還重點關注了人工智能替代就業的問題。為什麼會關注到這個問題? 戴元湖:近年來,人工智能快速發展,在經濟社會各領域逐步得到廣泛應用,推動人類社會進入智能化時代。新冠肺炎疫情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沖擊,也給人工智能相關行業帶來了巨大需求。正如2003年非典疫情催熟了電商平台,此次疫情複工複産中的勞動力供給困境,也在倒逼企業重視“無人工廠”場景,為人工智能的推廣應用按下“加速鍵”。 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将重新規劃機器與人類的分工,倒逼就業結構深度調整。從中長期看,人工智能的發展有利于推動就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但短期内,人工智能将倒逼就業從低價值勞動密集型生産崗位向價值更高的崗位轉移,從重複性勞動向創造性勞動轉移。特别是在當前全球疫情蔓延、經貿摩擦升級、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挑戰疊加的情況下,就業的結構性矛盾可能在短期内會有所加劇,必須高度重視,認真分析,提前應對。 南都:根據您的調研,哪些崗位、職業最容易被人工智能替代? 戴元湖:人工智能容易取代的職業主要是一些低技能、低層次、重複性強、程式化程度高的職業。例如,人工智能将極大提升工業制造、倉儲運輸、批發零售等勞動密集型企業的自動化率,從而産生就業替代。而随着自助銀行、無人超市、ETC等新場景的産生,收銀員、收費員等職業将面臨被替代的風險。 根據我們近期對1047戶制造業企業、68萬職工的調查,容易被取代的約有三分之二屬于一線操作崗位。此外有研究表明,高中及以下學曆的勞動者自動化替代率超過50%,而本科及以上勞動者自動化替代率僅為22%,勞動者需要不斷提升數字操控、信息處理等能力,以适應就業崗位的變化。 南都:結合江蘇省的實踐來看,該如何應對人工智能帶來的就業挑戰? 戴元湖:人工智能與就業崗位不是簡單的此消彼長關系,人工智能的正面效用遠超其負面影響。我們調查發現,人工智能也催生了一批新的就業崗位,例如,使用機器人技術裝備後,增加技能技術崗位的企業達到25.83%,增加工程師或技術研發崗位的企業達到29.4%。 我們要統籌發展人工智能與促進就業增長,一是加強系統謀劃。加強人工智能對就業崗位影響的監測評估,加快完善相應的法律、知識産權、人才培養以及營商環境等相關政策,加強勞動就業、用工規範、社會保障等方面頂層設計。 二是加強技能培訓。建立多層次、多元化的人工智能職業培訓體系,将機器人、人工智能等新職業列入職業培訓内容,通過培訓補貼、技能競賽、薪酬激勵等手段,鼓勵新成長勞動力、傳統産業中被替代的勞動者等參加人工智能等前瞻性工種培訓,加快培養大批适應人工智能要求的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 三是加強風險防範。健全就業工作應急機制,多渠道開發就業崗位,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積極培育健康養老、文化旅遊等新業态,及時吸納人工智能替代“溢出”人員就業,避免人工智能在短期内可能導緻的失業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