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人人通生态雲平台

河南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

咨詢熱線

400-6908-558

在線學習
153 人
雲校學校
220 所
雲校老師
158 人
雲校學生
451 人
雲校家長
51 人

立即報名

雲校風采

Cloud School Style

您的位置:币安币官网 > 雲校風采 > 詳情

“教育信息化”怎樣從“盆景”到“滿園花香”

你有沒有見過這樣的課堂?

沒有傳統的黑闆和粉筆,學生手裡小小的Ipad,能裝進所有的教材、習題和作業,老師隻要輕點鼠标,就能看到全部學生掌握知識的情況。甚至,碰到抽象難講的知識點,還可以通過先進的電子白闆和演示屏,播放立體圖片、視頻資料,幫助理解。短短的40分鐘,充滿現代化氣息的教室裡,老師循循善誘,學生興緻盎然。

日前,在哈爾濱市香濱小學,一堂師生互動、生生互動的數學課讓參加全國教育信息化現場觀摩活動的教師代表贊不絕口,同時也引發了一場大範圍的争論——

探索十餘年,究竟該如何看待教育信息化?不少地方的教育信息化和課堂教學為何還是“兩張皮”?教育信息化,怎麼才能真正沖破教與學的“圍牆”?

課堂:從“一張嘴”到“聲光電”

“同學們,我看到課下有很多同學在課堂平台上傳了和家人秋遊的照片,到處都是美麗的秋色。這節課,就讓我們一起畫一畫迷人的秋天!

香濱小學美術老師曹慶傑話音剛落,一雙雙興奮的小手就忙活了起來。打開軟件,就好像支起了畫架,水彩、素描、粉墨,孩子靠超凡的想象力和絢爛的色彩,繪就出一幅幅美麗的哈爾濱秋景。而在隔壁的教室裡,四年級的學生正在進行“垂直與平行”的電腦實景模拟,“小明從長安街出發,經過東三環、朝陽門外大街,最終到達東直門外大街。該怎麼走?

和傳統課堂大不一樣,在這裡,孩子們最不願意聽到的,竟然是下課鈴聲:主動學習的勁頭足了,對知識點的掌握更牢靠了,原本矗立在教與學之間的“圍牆”也有了松動。

“教育信息化是一個時代的聲音,不可回避,也不可逆轉。”這種改變,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長、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推進辦公室副主任雷朝滋形象地稱之為“從‘舞台劇’到‘大片’的跨越”,“傳統課堂如同‘舞台劇’,靠的是教師的表演技能和灌輸水平,很多時候不得不搞題海戰術;信息化教學就像一部‘大片’一樣,運用聲光電、虛拟仿真、動漫等技術,創造了更加豐富、更加多樣化的表現手法,讓學生更有興趣,能真正聽明白,探究明白,做到知其所以然。”

同時,這樣的改變,還承擔着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的重任。

信息化教學觀摩活動現場,一位小學老師展示了一場特殊的“電視直播”:相距35公裡的城市和農村學校通過異地同步課堂,實現了不同班級師生的同步學習讨論。信息化技術把優質教育資源送到農村,解決了師資不夠的問題,也搭建起了城市老師和鄉村老師的即時讨論平台。

瓶頸:“很多人甯可不要好處,也不想付出代價”

可就是這樣的好做法,在具體推廣中,卻仍然碰到不少軟釘子。

觀摩課剛剛結束,就有基層老師提出這樣的質疑:“這樣一節課上下來,對老師把控力要求太高。是不是很難常态化?”還有更多的問題,植根在人們根深蒂固的思維裡——“按照傳統教學方式,孩子的中考、高考成績已經很好了,為啥還要信息化?”“信息化到底對教學有多大用,是不是做做樣子?”……

“有的西部職校連自己的學生、資産都數不清,還有的地方幹脆把配備的電子白闆當黑闆、把PPT當闆書。”雷朝滋坦言,這一連串的困惑,正是不少地方教育信息化難以真正發揮作用的掣肘所在,“信息化帶動教育變革,從香濱小學的實踐中,已經看出了端倪,希望能對其他地方有所借鑒。”

“很多人甯可不要好處,也不想付出代價。”在教育部數字化學習支撐技術工程研究中心主任鐘紹春看來,問題的源頭不在于資金、設備,而在于認識,“目前,在教育信息化教學上,很多老師的應用定位多是支持原有的教學思路,學會知識和做題,忽略了學生學習主動性的培養。在過去的十幾年中,課程改革主要集中在學習方式方法方面,盡管強調創新能力培養,但是在課程教學中很難落實。從這個角度來說,課堂教學需要變革,但在常規教學條件下,幾乎是無法進行的。”

“要想真正給教育教學帶來革命性的變化,需要思考教育本身的問題。在此基礎上,思考信息技術的應用,即破解時需要的條件,哪些是常規條件支持不了的,信息技術是否能夠支持,如何支持。既不能低估信息化的作用,更不能為了信息化而信息化。”鐘紹春強調。

  變革:絕不把信息化做成“盆景”,更不能“簡單平移傳統教學模式”

“教育信息化不是比誰家資金投入多、硬件全、設備好,用得對才是用得好,歸根結底是看如何教得更高效、學得更有意義,讓學生通過學習的過程培養能力。”香濱小學校長孫唯介紹,經過多年探索研究,該校學生的課堂注意力從傳統課堂的15分鐘上升到30分鐘,甚至更長,學習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

“在傳統教學中,教師教法‘千人千面’,信息化教學也應如此。教師要當建設者、創造者,絕不能隻當使用者。‘舞台’升級了,‘導演’的功力也要加強。”對于不少教師的困惑,雷朝滋直言這對教師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并不是每一堂課都要用到信息技術,要準确定位傳統課堂和信息技術的分工,互相補充。在教學設計上,也應該根據教學内容的不同考慮哪種信息手段更好。這既考較教師對知識點的把握,也考較創新能力。”在他心裡,隻有這樣,教育信息化才不隻是一校一地的“盆景”,才能真正發揮其帶動教育變革的作用。

“簡單平移傳統教學模式隻能白白浪費信息技術。”鐘紹春這樣描述他理想中的課堂,“我們所期望的教育應當是讓學生發自内心願意主動學習,盡可能讓學生的智慧得到提升,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輕松、愉快,讓學生高質高效的學習。”在他看來,要破解現有的瓶頸,“要重新定位教育教學各項工作的目标、構建最佳教育教學流程,最後才是應用信息技術支持教育教學活動有效實施。在此基礎上,才能給教育教學帶來革命性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