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人人通生态雲平台

河南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

咨詢熱線

400-6908-558

在線學習
153 人
雲校學校
220 所
雲校老師
158 人
雲校學生
451 人
雲校家長
51 人

立即報名

平台動态

Platform Dynamics

您的位置:币安币官网 > 平台動态 > 新聞詳情

人工智能當前,未來教育如何應對:好奇心,通往AI時代的金鑰匙

币安币官网

01

如果在剛過去的20世紀,我們還能肯定地說,成績好壞與孩子的未來成就,屬于正相關關系:學習越好,未來就越有競争力。

但是在智能革命浪潮席卷全球的情況下,還堅持說成績好的孩子,就能找到好工作,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那就稍顯武斷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

曾經因為小說《北京折疊》榮獲第74屆雨果獎的80後科幻作家郝景芳,曾經采訪過人工智能領域的10多位專家,并向他們提出同一個的問題:

“未來人工智能會取代多少人類工作?”

專家們的估計有一定差别,但共識是:

在未來的20 年内,随着機器學習快速發展,人工智能(簡稱AI)會在各個領域大面積使用,目前的重複性勞作、簡單的腦力和體力勞動,未來交給人工智能去做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具體有多少工作會被取代還說不清,白宮的報告給出的數字是當前工作的47%,麥肯錫的報告估計是49%。更有計算機專家提出,在2040年,機器智能就能達到與人類相同的水平。

到那時,“免費的錢(指不用勞動就可以獲得收入)将成為司空見慣的事情。許多經濟學家甚至設想了一種新的世界經濟秩序,在這個新秩序中,富有的人給其他人提供食物和衣服,能夠解決基本溫飽問題,不流浪街頭就可以了。

從目前的情況預測,即便按最低估計看,也有近一半工作受到威脅。屬于人類的未來之路,究竟去向何方?

02

在傳統的觀念裡,我們也曾經盲目自信,認為很多事情隻有人類才能做到,機器無論怎麼發展都是做不到的。

但是現在人工智能的發展,人們漸漸發現,機器可以做的事情越來越多,比如編曲、繪畫、寫小說、編纂新聞,甚至與人交談。這不禁引起我們的反思:與人工智能相比,人類獨特的能力還剩哪些?

我們的信息量前所未有地增大,我們的新技術就像浪潮一樣不斷湧現,拍打着我們自以為恒久不變的生活。現在,一部分簡單工作已經能被機器人取代,人工智能、大數據也将觸角深入傳統領域,變成智慧農業+、智能制造+等等。

谷歌前CEO艾瑞克·施密特的說過,人類每兩天制造的信息,相當于自文明開始到2003年之間創造的信息的總和。

可想而知,現在孩子們學的知識,有多少是已經陳舊許久未更新的?又有多少能未來能用上的?

在此情況下,由于人工智能技術在全球範圍内的廣泛應用,也引起了教育屆的關注。人工智能不僅改變的是我們看待未來的方式,更會改變我們教育孩子、啟迪孩子的方式。

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朱永新就說:

“未來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而是我們正在創造的地方。”

03

打開各種媒體設備,我們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學校、家長希望使用“黑科技”提高教育水平的新聞層出不窮。

前有江蘇某高校為學生建立電子身份牌,學生們的行動軌迹随時記錄,并可以被家長随時查看;後有浙江某小學為孩子帶上“注意力監測頭環”,孩子們一個溜号也會被即時傳輸到教師、家長的電子終端,實現同步查看。

先不說這些“頭環”之流有沒有用,但是現在大家關注的科技改變教育的方式,還是停留在“術”的層面。像監視對象一樣全天候地監控孩子,他們真的就能全神貫注地學習,學得更快更好嗎?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在長期的高壓監控之下,孩子們失去了自由發揮的空間,隻會讓他們感到束縛,情況越來越早而已。

那麼,如何憑借人工智能的東風,讓教育更好地發揮作用呢?

在11月末剛剛結束的GES2019未來教育大會的教師發展系列論壇上,就提出了一個觀點:未來教育的根本是教師。

在我看來,這個教師的含義,既可以是在學習中“傳道授業解惑”的教師,也可以是在生活中帶領孩子玩耍釋放天性的父母。

盡管AI技術可以代替人類從事很多工作,但是在未來的弱人工智能時代,那些需要創造力、想象力的工作,還是需要人來完成的。

其實人工智能本身,是不能創造任何“新事物”的,它們通過不斷的機器學習,是可以将現有的事物進行拆分和組合,但是毫不關心他們的來源。

而未來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斷發展,過去人類文明“積攢”的東西,可能已經被機器學習的差不多了,需要不斷補充新的創意才可以。

這一部分的“新創意”、“新事物”,就是留給我們孩子可以自由發揮地空間。

孩子們的創新力、想象力從何而來?都是由于他們的好奇心幻化而來。而且好奇心不能被鍛煉、培養,它是孩子與身俱來的能力。

而隻有富有同理心的家長和教育者,才能更好地呵護孩子的好奇心。

04

專欄作家、演講家、編劇,伊恩·萊斯利曾經寫過一本書《好奇心:保持對未知世界永不停息的熱情》,書中介紹了人類好奇心的“前生今世”。

在書中,伊恩·萊斯利将好奇心分成為兩類,分别是:消遣性好奇和認識性好奇。

消遣性好奇,就是類似小孩子愛問十萬個為什麼,因為不了解新事物,就會産生探究之心。但是這種好奇心,也被稱為“無用的好奇心”,是孩子的天性使然。

認識性好奇,則更類似于求知欲。随着人類認識疆域的不斷擴大,對某一類事物産生了濃厚好奇心。

結合本書内容和我國國情,以下給大家介紹下如何保護孩子好奇心的方法。

1.不要溺愛孩子,盡可能放手讓孩子去嘗試

家長無意識地代勞,其實是在剝奪孩子能力,會讓孩子喪失對新事物的探索欲,最終喪失對世界的好奇心。

2.不要做專制型的父母,而要積極回應孩子的問題

專制型的父母,喜歡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所以永遠給予孩子的都是簡短的命令,而不會與孩子探讨更多的可能性。

這種父母,很少能“看見”孩子,對孩子的問題也會避而不答,或者直接轉移話題。

在此種家庭氛圍中長大的孩子,會習慣于不同父母商量任何事情。自我效能感低,學習能力差,對新鮮事物也沒有什麼好奇心。

3.培養孩子建造自己的“數據庫”

有人問愛因斯坦:您可謂物理學界空前絕後的人了,何必還要孜孜不倦地學習?”

愛因斯坦并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在紙上畫了一個大圓和一個小圓,說:

目前,在物理學這個領域裡可能是我比你懂得略多一些。正如你所知的是這個小圓,我所知的是這個大圓。然而整個物理學是無邊無際的,小圓的周長小,即與未知領域的接觸面小,所以感受到自己未知的東西少;而大圓與外界接觸的這一周長大,所以感到自己未知的東西多,會更加努力去探索。”

新奇的想法,并不是使用時,一拍腦袋就能想到的,它們需要平時不斷積累才能有厚積薄發的火花産生。

靈感的閃現,不是意外或者上帝的眷顧,而是源自對知識長久的儲備。就像上面所講的愛因斯坦的故事,你對知識掌握的越多,你對未知的邊界越大,才能有自我驅動力去探索更廣闊的天地。

伊恩·萊斯利就提出了知識的群聚效應,已有知識的儲備越多,新知識就能被“蘊華化”得越好,且有着更高的創新性可能。

戴維·溫伯格在《知識的邊界》中曾說過:“當知識變得網絡化之後,房間裡最聰明的那個,已經不是站在屋子前頭給我們上課的那個,也不是房間裡所有人的群體智慧。房間裡最聰明的人,是房間本身:是容納了其中所有的人與思想,并把他們與外界相連的這個網。”

這恰巧印證了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在在“第六屆民盟教育論壇”上的發言:

科技解決不了教育的本質。科技手段也并不等于教育本身。

培養面對未來的學生,技術再豐富也隻是手段,是為了提高孩子創造力、想象力的工具,而不是扼殺他們天性的武器。

最後,用美國心理學家托德·卡什丹的一句話結尾:

“創造幸福人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答案就是好奇心。”